“愿千山长青 猿声长鸣”——他们与自然和谐共生

这里是广告

   这是一个略显冗长的故事,但贵在真实。

   有这样一个种群,叫天行长臂猿——首个被中国科学家命名的猿类物种,数量不敷150只,不敷大熊猫数量的十分之一,漫衍在云南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掩护区和德宏州盈江县的部门原始丛林里,被世界自然掩护联盟(IUCN)确定为“濒危”。

 “愿千山长青 猿声长鸣”——他们与自然和谐共生

   天行长臂猿活动场景。班鼎盈摄

   云南,是它们在中国的独一家园。

   近年来,云南省内相关单元尽心尽力,和老黎民一道掩护好它们,努力践行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准则。

   努力的人里有位年轻人,名叫李如雪。“愿千山长青,猿声长鸣。”他看待自然的态度,和他的名字一样,纯洁美好。

   今天要讲的故事,就产生在他身上。

 “愿千山长青 猿声长鸣”——他们与自然和谐共生

   天行长臂猿活动场景。李如雪摄

  缘分:加入野外种群数量观察

   2019年3月25日上午,在位于大娘山余脉、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盈江县苏典乡苏典村腊马河村民小组四周的山林里,李如雪正在寻找天行长臂猿的粪便,以了解它们的身体状况,从而更好地掩护天行长臂猿。

   李如雪,云南省大理州云山生物多样性掩护与研究中心(以下称云山中心)野外科研助理。这是国内独一专注于长臂猿掩护的公益组织,以掩护长臂猿等旗舰物种为打破口,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存。李如雪平日的工作,就是追踪观测长臂猿。捡拾猿粪,是工作之一。

   这次进山前,李如雪已从事这项工作两年——2017年3月,尚未从大理大学生物科学专业结业的他前往云山中心实习,踏上了巡护天行长臂猿的漫长旅程。

   刚进中心,一项最根本又重要的工作便落在他和同事头上:2017年1月,天行长臂猿刚被命名。最要紧的事,是先确定其野外种群数量。

   从此近3个月里,德宏州林草局、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掩护区联合云山中心,并邀请多家科研单元专家,一同开展了天行长臂猿野外种群数量观察。

   这段经历,让李如雪对天行长臂猿有了整体了解。

 “愿千山长青 猿声长鸣”——他们与自然和谐共生

   天行长臂猿活动场景。李如雪摄

   “2017年以前,天行长臂猿被认为是东白眉长臂猿,这是一个漫衍在缅甸亲敦江以东的猿类。”李如雪说,通过专家仔细调查,漫衍在高黎贡山和盈江县的白眉长臂猿雄性没有明显的“白胡子”,这与东白眉长臂猿雄性下巴上有明显的白须特征纷歧样。又经过分子遗传学测定,东白眉长臂猿和高黎贡山的白眉长臂猿在约莫50万年前就分化了。

   “成年天行长臂猿身长60至90公分,伸开双臂的长度是身高的两倍阁下;可食用的食物类型很多,有花有果有叶子,个中果子占了50%以上的比例;成年雄性是黑色的,雌性是棕黄色的,实行一夫一妻制;小长臂猿约在一岁半以前,在妈妈怀里活动,不管是小公猿还是小母猿,小时候颜色都和妈妈相近,到六七岁时,小公猿的颜色会慢慢酿成父亲的颜色,小母猿会保持母亲的身体颜色。”李如雪细数着。

   包罗天行长臂猿在内的长臂猿种类繁殖能力较低。“天行长臂猿性成熟的时间较晚,大概到10岁,且4到5年才气生一胎。”他继续说。

   看得出,为认识了解天行长臂猿,李如雪下足了功夫。

 “愿千山长青 猿声长鸣”——他们与自然和谐共生

   天行长臂猿活动场景。左常盛摄

  震惊:“确实是天行长臂猿”

   2019年3月25日之前的数天,李如雪已和向导在腊马河村民小组周边的原始山林里转了十来天,确认了这个以河命名的村落四周,生活着3只独猿和5个家庭群。

   当天上午,带着望远镜、长焦相机,他和向导再次出发。李如雪记得,两年前,本身来过这个地域,目击过一个天行长臂猿家庭群。其时他和另一名年轻人还因为缺乏经验,被这个家庭中的“爸爸”用调虎离山计遛了一圈。

   “我们观测到一家四口(一对伉俪带着两个孩子)后,公猿一边窜来窜去,一边朝我们吼叫,我们小心跟着他,没想到它是故意引我们分开,以此掩护夫人和两个孩子。”李如雪回忆说。

这里是广告,联系QQ420162887